他主動請纓到貧困村擔任駐村第一書記,兩年多來,他積極推動硬化道路、管網改造、發展多種產業,為群眾解決讀書、看病、就業等問題,使高石村實現整村脫貧。去年12月20日,他因積勞成疾,心臟驟停,因公犧牲,年僅46歲。他叫夏強,生前系重慶市墊江縣總工會黨組成員,派駐裴興鎮高石村第一書記。

  3月31日,重慶市總工會舉辦“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”夏強同志先進事跡報告會,夏強的妻子、同事,以及高石村的貧困戶來到了現場,以他們的視角,全面展示了夏強同志的感人事跡,不少人灑下熱淚。

  在雪天踩進“冬水田”

  去世前仍想著扶貧工作

  在裴興鎮高石村第一書記、駐村工作隊隊長郭敘偉眼里,夏強是一位做實事的干部。為了挖窮根,夏強一來到村子,就開始馬不停蹄地走訪全村困難家庭。

  不到一個月時間,他們就跑遍了全村貧困戶、五保戶、低保戶、殘疾人家庭,系統梳理了建卡貧困戶已脫貧家庭20戶、未脫貧家庭6戶的準確情況,并逐戶建立臺帳,為他們詳細制定了幫扶計劃和措施。

  在郭敘偉記憶中,夏強做的很多事都給他留下了深刻印象。2018年冬天,裴興山上特別冷,為詳細了解村里情況,夏強與一名原村干部談話到深夜才結束。

  “那次談話我與強哥同行,談話結束后,外面飄起了雪花。回程路上,山間小道坡陡路滑,強哥一腳踩進了冬水田里。”郭敘偉回憶道,他連忙將夏強拉起來,卻明顯感覺到他冷得渾身顫抖。

  回到村委會駐地后,夏強吃了感冒藥,很快便繼續投入工作,他聲音沙啞著,也一刻不停地和其他黨員們交流。

  “兩年多來,強哥帶著村干部和我們工作隊隊員翻山頭、下田坎、進農家、跑部門,日談夜訪、規劃項目、爭取資金、發展產業,每一天,他的行程都排得滿滿當當。他真的就像一只被使命與責任鞭子抽打的陀螺,為高石村的脫貧摘帽,不知熬了多少夜,操了多少心。”郭敘偉說。

  去年12月18日,星期五,夏強對郭敘偉說:“下個星期我們一路,到水利局和農委去協調一下,爭取些資金來把路燈的事解決了。”

  哪想到這話,竟成了兩人的永別之語。這位勤勤懇懇的扶貧干部,直到去世前,心中仍牽掛著扶貧工作。。。。。。

  心里記掛扶貧事業

  無法兌現對妻子的承諾

  “我知道夏強還有好多事想做,答應了父親等身體好一點就陪他去海南度假,答應把手頭上的扶貧工作做完,好好地陪我和兒子去逛逛街,答應過春節一起去照一張全家福,還答應等到春暖花開陪我去看花,但現在,他都沒有機會了。”報告會上,夏強的妻子張宇含淚講述了她與丈夫相依相伴、互相扶持的故事。

  張宇回憶,2019年10月,他們的小兒子剛出生,雖然夏強放心不下母子倆,但他依然堅守在扶貧崗位上。

  “當時我有些不理解,為什么不能請一兩天假,多陪陪我們。”但夏強對張宇說:“快年底了,村上的事情多,我不去,放心不下啊!”

  夏強心里總記掛著扶貧事業,去年年初,新冠疫情突襲,讓他更放心不下高石村。張宇說,連著幾個周末,他都在家給村上的每個貧困戶打電話,逐一詢問他們的情況,“記得那天,他拿著電話打了很久,兒子哭鬧著要爸爸抱,而夏強卻說,再打一個,這個貧困戶是從外地務工回來的,我一定要問清楚情況。”

  起初,張宇并不了解丈夫的駐村工作,偶爾會有抱怨。

  “你怎么總是這么忙,身體會吃不消的。要不,你早點申請回來,多陪陪我,多陪陪兒子。”而每當這時,夏強會很嚴肅地對她說:“扶貧是一項偉大的工程,國家這么重視,就是讓更多的人能過上好日子,我只有好好干,才對起黨,對得起高石的村民。等大家都脫貧了,我一定回來好好陪你。”

  眼看著扶貧工作勝利在望,去年,夏強卻出現了嚴重的胸悶、胸痛,張宇帶著他去了醫院,還勸他馬上轉到重慶的大醫院好好檢查,但夏強卻說:“就是這段時間,是脫貧攻堅的關鍵時候,我還不能走,我還能再堅持一下。再說了,我身體這么壯,壓不倒,我還要陪你幾十年呢!”

  可去年12月20日凌晨,夏強卻永遠地離開了這個世界,對張宇來說,她感覺天都塌了,直到現在,她依然無法接受夏強離開的事實,總感覺他還在。

  今年2月25日,張宇代表夏強赴京參加全國脫貧攻堅總結表彰大會,為他領回了“全國脫貧攻堅先進個人”榮譽稱號。

  上游新聞·重慶晨報記者 范圣卿