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吳老師,能來你的花園參觀一下嗎?”這個月,吳時敏在家接待的客人他自己都數不清了。幾位陌生的孃孃,在他家墻外的紫藤花下自拍的場景,時常可見。四川美術學院退休教授吳時敏花了十年時間,將自家花園打造成一座讓無數人羨慕不已的“迷你版植物園”,里面有300多個品種,近千株植物,四季鮮花、瓜果不斷。春天,正是他家花園最美的時節,不時有人慕名前來,在花園“打卡”,流連忘返。

  有人開玩笑說:“吳老師,你家的花園都可以當個景點賣門票了!”這時,吳時敏總會笑而不語。在他心目中,花園是他的秘密基地,一個與大自然,與自己交談的地方。他很感謝這些可愛的植物,讓他與美好的生命朝夕相伴。

  十年打造“夢想花園”

  走進位于沙坪壩區大學城的四川美術學院家屬區,不用問路,墻外植物開得最繁盛的那家就是吳時敏家。還沒走進去,就能看到紫藤的枝條錯落有致地垂下,綴滿粉紫色花朵,散發出淡淡幽香,紅葉李的小白花也熱鬧地鋪滿枝頭,垂絲海棠、爬山虎開得精神,綠意盎然。

  今年66歲的吳時敏,曾先后擔任過四川美術學院工藝美術系陶瓷藝術教研室主任、工業設計教研室主任、攝影藝術教研室主任、影視藝術學院副院長等職務,培養了大批優秀學生。他的興趣廣泛,不僅擅長攝影、陶藝,還自學油畫、大提琴、鋼琴等。以前趁著寒暑假去世界各地旅行,在全球有名的英國皇家植物園,位于倫敦的“邱園”里,吳時敏被里面豐富的植物和造境深深吸引,并受英國人的園藝理念所啟迪,于是,他有意識地精心布置起自家花園。十年間,吳時敏和愛人源源不斷購置了大小植物,慢慢積累,讓園藝成為了生活中最大的愛好之一。

  走進吳時敏的花園,他會像介紹家庭成員一般講解各種植物,如數家珍:大花馬齒莧,太陽花的一種,陽光越強開得越歡;紫薇花在秋季剪枝后,春天便會發出如花兒般的嫩芽;怕冷的仙客來,去年開花后悉心伺候,熬過了冬天,現在以嬌艷的花兒給予回報;大花櫻花草,也叫報春花,冬末復蘇,初春開花,也是他最喜歡的花兒之一;虎耳草開花時,就像一大群白色蝴蝶飛舞,熱鬧得很;紫色鴨趾草也叫吊竹梅,每年冬天,他會將過冬后枯萎的植株上殘留的鮮活尖端掐下扦插,“百分之百成活,很快又能長成豐滿的一大盆了。”金銀花、露薇花、孔雀竹芋、蘇鐵蕨、鐵線蓮、素馨、繡球花……都在各自的位置綻放美麗。

  藝術家獨到的審美,讓他將各種植物除了按照習性外,還按照色彩、形態進行布置,極具美感。吳時敏還為各種植物制作了標簽,比如,僅是朱頂紅就有九個品種:花孔雀、曼波樂曲、舞蹈皇后、粉色驚奇、珍妮小姐等,根據標簽,一目了然。

  “鎮園之寶”開了2516朵玉蘭花

  今年初春,最先從冬天的蕭瑟中蘇醒的,就是窗外的這棵吳時敏最寶貝的玉蘭花了。窗外的玉蘭樹是他十年前親手種下的,當時只有1-2米高,現在已經6米。以前開花最多也就200到300朵。有一年冬天特別冷,他還以為玉蘭樹熬不過去,沒想到開春時,又發起新芽。他戲稱這棵樹是“鎮園之寶”。

  今年3月,“鎮園之寶”迎來了最豐盛燦爛的年頭,枝頭冒出了上千朵花,令人驚嘆。吳時敏正好有空,就將拍下的高清照片在電腦里畫上一個個細小的格子,一朵朵挨著數,數出來居然一共有2516朵花。

  他還為花兒填了一首詞:“塵囂外,家園邊,暖陽共藍天,春光亮眼寒冬殘,白玉堆如山。樹之涯,園之角,風雨催花落,一剪春枝盡余歡,賞花已忘寒。”

  雖然吳時敏培養的大多是觀賞性植物,但花園也給予了他慷慨的“回報”:石榴樹去年結了27個大果,不僅家里吃了個飽,還與親朋好友分享了豐收的喜悅;藤架上的西番蓮,結的果實就是美味的熱帶水果——百香果。摘下果子后,拿水沖泡,味道酸甜鮮美,含有豐富的維生素C。他和愛人坐在開滿藍花楹的藤椅上,手捧一杯百香果茶,細細品嘗花園的饋贈;種在車庫頂上的大花萱草,也就是可以食用的黃花菜,往年能開出上千多朵花,自家吃的黃花菜也是不用愁;樓頂種的秋葵,是花果兼具的好東西,嫩果莢清香美味,營養價值高,也成了餐桌上常見的菜。

  “稀客”蜂鳥頻頻光顧花園

  吳時敏家的后院池塘對岸是一片叢林,經常有一大群鳥兒來到房前屋后覓食,歡鬧喧天。他曾在這里拍到過香公雀,池塘里的一對小鷿鷈已經生長繁衍好多代了,他還曾拍攝到夜鷺在釣魚臺上守網待魚,在他釣魚時,還有綠翠鳥飛來站在魚竿上。

  臥室的窗戶對著一株燈籠花樹,有一天,一只個頭很小,羽毛顏色絢麗,嘴巴尖尖長長的鳥兒繞著窗外的燈籠花轉,不時懸停在空中吸食花蜜。這不是蜂鳥嗎?他趕緊舉起相機拍了下來。第二天一早,他剛打開窗簾回到床上休息,看到蜂鳥又出現了,他躺在床上,隔著玻璃又是一陣猛拍。

  照片發布到朋友圈后,有的人提出質疑:怎么會是蜂鳥呢,不是只有美洲才有蜂鳥嗎!

  吳時敏特意請教了朋友和鳥類專家,發現光臨花園的,的的確確是蜂鳥。它的學名是叉尾太陽鳥,也叫做亞洲蜂鳥,嘴細長下彎,舌頭呈管狀,專門用來吮吸花蜜,在城市里比較少見。

  除此之外,還有黃豆雀、竹雞、白頭翁、畫眉、白眉柳鶯、斑鳩等,都是吳老師花園的常客,都被他一一用鏡頭記錄下來。

  “最近幾年,來花園的鳥兒越來越多,也說明我們這座城市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!”吳時敏對這些不速之客非常歡迎。

  制作“喂鳥器” 招待“不速之客”

  當他看到鳥兒們在花園桌面上啄食青苔,特別在冬天里很難找到食物,他覺得應該為這些可愛的鳥兒們投放糧食,讓它們能夠更好地過冬。

  他裝了一些谷子在陶盤里,放到花園,很快就有畫眉光顧。畫眉一邊啄食谷子,一邊彈些谷子到盤子外,于是其他幾只畫眉也可以在地上撿食谷子,而不必一起擁擠在盤里了。

  花園桌距離室內太遠,賞鳥和拍攝都不太方便。于是他把陶盤移到較近距離、方便觀看的位置。豎立了一根有分叉的櫻花樹干來安放陶盤,讓觀賞鳥兒的場景更具趣味性。

  不過,吳時敏總覺得陶盤還是缺乏點味道,而且下雨時盤內會淌水。于是產生了制作一個不怕淋雨的自動喂鳥器的想法。

  在參考了資料、設想了各種方案以后,吳時敏決定,用他鐘愛的旋切木藝來實現這個計劃。

  他找來陳年老柏木,鋸下一小塊,劃線、上帶鋸、備好粗坯,安裝花盤、上車床、旋切、拋光,再找到與之相匹配的飲料瓶安裝上去,盤邊到瓶身的距離,正符合一只中等身材鳥兒的 “鳥體工程學” 尺寸,方便鳥兒站在盤邊啄食瓶子里的谷子。最后涂刷木蠟油和防水膠,金燦燦的老柏木喂鳥器出爐!他又在瓶子上掏孔,孔的大小略比谷子的尺寸稍大,以便鳥兒啄食順利摳出,又不至于漏出谷子。

  考慮到下雨時要讓雨水流走卻又不淌在盤中,他還在盤底鉆了小孔,考慮得非常周到,甚至為鳥兒設置了一些可以站立的橫枝。

  這樣一來,光顧花園里的鳥兒更多了。“這鳥兒的胖喙專為剝殼而生,它對付帶殼的谷子簡直利索極了。我設計的瓶子上的小孔,鳥兒也很能適應,它們能老練地從孔中掏谷子吃!”

  花園是最好的“醫生”

  2019年,吳老師的愛人趙老師生了一場重病,用他的話說是“剛從死神魔爪中逃脫”,目前正在康復當中。“我們經歷了人生中一場最大的苦難,更深深地感受到生命的寶貴和美好。”

  從此以后,花園成為了趙老師最愛的一處地方。每天的生活就從欣賞花園里的一棵植物開始,換上圍裙,然后開始從一樓開始,一盆一盆地照顧每一株植物。該澆水的澆水,該施肥的施肥,忙完以后大半天就過去了。“雖然也會有些累,但看著每棵植物郁郁蔥蔥地生長,心情很愉快,身體也得到了鍛煉,病情自然也有所緩解。”

  趙老師說,打理花園,跟大自然相處成為了療養身體和放松心情的最佳方式,現在病情已比較穩定,也有花園的一份功勞。

  夫妻倆還養了一只叫做“賽虎”的金毛犬,已經13歲,相當于人類的90多歲。“賽虎”跟在兩人身后,巡邏花園。有時會嗅一嗅帶有特殊香味的植物,但只要“媽媽”輕輕在腦袋上拍一拍,提醒說,“不能吃掉花園里的花花草草哦!”“賽虎”就會很乖地一口都不會咬。

  打理花園如對待人生:既要用心又要淡然

  吳時敏專門開了一個名為“wsm的藝生活”的微信公眾號,將花園的每一種植物呈現出來,和朋友們分享。在他看來,打理花園時,能收獲不少人生哲理。比如,棒葉落地生根屬于“胎生”繁殖,葉尖的每一個小幼株,一但掉落入土,都能長出一顆完整的植株。花盆中的佛甲草,掐了幾段埋入石板間的土種中,很快就長成成片的了。“大自然的力量讓人驚嘆!”

  他看過不少豪華的花園,投入不菲,但卻不一定好看。他認為, 一個人的花園也帶著主人的情感和品味,建議需要打理花園的朋友們平時多看書,了解植物的習性外,也學習一些植物園的專業搭配,思考如何形成豐富的視覺效果,而不是直接把花草放在那里就好。他也會向一些園藝專家取經,走到某個苗圃時,順便向老板請教。“花園里的植物,不一定要多名貴。”他說,自家栽種的植物,大多是在白市驛的苗圃中購置的,因為價格比較便宜,有的是花友間的交換,有的是將野外的植物移植。他喜歡接觸新品種,沒養過的都會去嘗試。

  往年每年寒暑假,夫妻倆會出遠門旅行,便安裝了自動噴淋系統。有的弱小的花草經不住風吹日曬,被自然淘汰,他倆回來后也不會太難過,整理了枯枝又重新開始種植。

  吳時敏聽過一句話:一個成功的園藝家都是踩在千千萬萬的植物尸體上成長起來的。他認為,擺弄園藝最主要是去享受這個過程。如果購置太過于名貴的花木,可能就會日夜擔心其是否成活或健康生長,反而成為一種負擔。

  在吳時敏看來,花園已經成了他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。“有植物相伴,和它們對話,與花兒們情感相通,以花兒撫慰心靈,激發生活的靈感,又因花兒感悟生命的美好,獲得內心的寧靜。花園中的植物能觸動情感中最柔軟的部分,讓人為之感動和贊嘆。”

  上游新聞·重慶晨報記者 紀文伶 受訪者供圖